散文 | 綠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川南網 作者:鄢德良 發表時間:2022-08-01 09:55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綠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鄢德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我認為我的一生都與“綠”有不解之緣。要不,在瀟瀟春雨敲醒冬之夢,柔柔春風搖開路邊花之時,我就降生于滿山翠野、綠影婆娑、碧波柳拂的赤水河畔的小鎮上,與綠水青山相識相伴相知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那一年,十六歲的我,背起綠色被裝,揮揮手,離開了故鄉那潺潺流淌的河水,蒼翠碧綠的青山,告別了千叮嚀萬囑托的父老鄉親,把眷戀的鄉情疊進綠色被包,踏上西去的征程,風塵仆仆地苦苦前行,當那翠綠綿恒的世界漸漸遠去,而取之于漸漸壯闊的大漠和撕裂長空的漠風時,蒼涼、焦燥、抱怨、失望全涌進心扉,倍思那翠綠蔥蘢的世界,那失落的情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跋涉于赤熱茫茫的戈壁,頭頂烈日的灼烤,被超自然的威震懾得我奄奄疲乏,忽然遙遠天涯處影影綽綽地閃現出一點綠、一叢綠、一片綠,并伸開熱情的臂膀迎接我們這些遠到而來的苦行者。怎不令人狂喜興奮,我忘情地投身于交相輝映、相依相存的綠色搖籃之中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就這樣,我懷著一片純真,一片真誠,一腔熱血,不懈地追尋一個綠色之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就這樣,在這直線加方塊、摸爬滾打、令行禁止、茫茫戈壁中拂去了幾分幼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就這樣,我搖耬綠色之旅,濯浴大漠,搏擊風雪,脊柱漸漸熔鑄成一具錚錚鐵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人生艱難,充滿著苦難與曲折;綠色之旅,充滿著煉獄與情愫。而今,那揮之不盡,抹之不去的仍記憶猶新,終身難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記得那一年,我剛剛軍校畢業,分到部隊就上昆侖山,漭漭昆侖不見不知道,一見果然名不虛傳:山高、坡徒、彎多、路險。汽車沿山脊而上,不見一滴水、不見一棵草,公路兩側是懸崖峭壁,萬丈深淵,到處掛著奇形怪狀的巖石,土灰的、暗紅的、黝黑的,仿佛都是剛從爐膛里燒烤過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正午,火紅火紅的烈日就像一個焰騰騰的巨大火球,灼熱的氣浪籠罩著整個大坂,空氣幾乎到了燃燒的臨界點,似乎只需一根火柴就能把整個大坂點燃。汽車越往前行,越往上爬,汽車也就越吃力,也就越緩慢,坐在車上的我,隨著空氣稀薄,紫外線的強烈,也就越來越感到胸悶、氣短、頭疼、憋得透不過氣來,在高山反應和酷熱面前,人顯得是多么的渺小和無力,和我同行的幾名身強力壯的軍校畢業學員都臉色蒼白、不省人事,我也不知不覺地癱倒在車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就這樣,走走停停、停停走走,好不容易到達海拔5300多米施工地,迎接我們的卻是震耳欲聾的沙暴。剎那間,沙暴像暴戾恣睢的猛獸,狂呼亂叫鋪天蓋地而來,頓時,飛沙走石,滿臉像被針銼;天昏地暗,伸手不見五指;把汽車砸得砰砰亂響,我們不得不用衣服裹著頭顱,臥倒在地,任憑風沙吹打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約莫個把小時,風勢減弱了,沙暴過去了,汽車上,人身上到處都覆蓋著一層沙土,我們幾個就像發芽的種子,一個個破土而出。大家你瞅瞅我,我瞅瞅你,看著彼此狼狽不堪的樣子,都不禁啞然失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轉眼間,又是烏云密布,氣溫聚降,雨帶著雪、雪夾著雨,緊接而來就是滿天飛雪,雪片稠稠飄灑,茫茫昆侖又變得圣潔寧靜,我真正領教了“天上無飛鳥,地上不長草,風吹石頭跑,四季穿棉襖,氧氣吃不飽”的惡劣環境,它真不愧被生物學家稱為“生命的禁區”,被地質學家稱為“永凍層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上昆侖,最難熬算不上惡劣氣候,而是吃飯、睡覺,由于高山反應,為了生存,我們經常是吃了吐,吐了又強迫自己吃,胃受不了,見饅頭就吐酸水,但你也只能強迫自己吃,只有吃才能戰勝昆侖,才能確保生存下來,為此,有的連隊為鼓勵新上昆侖戰士吃飯,為多吃饅頭給嘉獎;晚上睡覺更是讓人難受要命,頭疼得就像是要炸開一樣,久久不能入睡,我們不得不有背包帶一圈一圈地將頭綁上……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在這里,我不但要學會用自己的雙肩掮起生存的風雨,還要從一點一點地吸氣,一絲一絲地呼吐氣,嚼啃嚼啃硬生生的大米飯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在這里,我不但要學會用自己的拼搏創造生命的輝煌,還要學會戰勝自我,戰勝寂寞,用自己的雙手劈開屬于自己的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昆侖是粗獷的,也是柔情的,它鑄就了我,我永遠感謝這煉獄我的漭漭昆侖,感謝這綠色的熔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是的,我有緣在綠色軍旅中尋覓,這里雖沒有清幽幽的河水,沒有綠油油的稻谷以及花花綠綠的鳥兒,但這里有青春的綠、赤誠的綠、奔涌的綠,豐盈盈的綠、蒸蒸日上的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我有緣作為綠色中的一員,同來自五湖四海、不同鄉音的人匯聚在一起,為共同的目標、共同的理想,朝夕相處,朝朝暮暮,同樂、同笑、同衰嘆、同牽系,一起來共澆這綠色之林,共編綠色之夢,共享綠色之愛,共建綠色大廈,共筑綠色長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是的,我與綠色有緣,不象浩瀚沙漠中的流沙,不是冬夜的寒星,始終相依卻又永遠分離;而我生命中的綠色基因,是融在這綠波浩淼的海洋里搏擊前進,從中汲取營養、從中增強意志,把我錘煉成一個鋼筋鐵骨的西北漢子,我無愧于這綠色的戎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十八年后的我,又帶著對綠色之旅的眷戀,回到了那綠水青山,生我、養我的故鄉,脫下那草綠色的軍裝,換上了撖攬綠的警裝,我那份未盡的“綠緣”繼續游戈那綠色世界之中,共吸那取之不盡、用之事謁的綠色源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我知道了,這就是“綠緣”,它染綠了我,塑造了我。我永遠記住這段成為男子漢的歷程,珍惜那綠色的生命,記住哪綠色之愛,哪縷縷綠絲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:百說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掃一掃,即刻分享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蜀ICP備12019884號 川南網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版權所有 瀘州市馬丁文化傳播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 2008 Luzhou Mading wenhua Digital Media Co.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 未經授權許可,不得轉載或鏡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99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看,亚洲 日韩AV一级在线观看,中文字幕欧美亚洲日韩在另类,免费播放观看A片在线视频